以信息技术推动司法工作全面提质增效

作者:Yobo体育

时间:
2022-06-17 23:45:48

  作者:中国政法大学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法律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小恺,西北政法大学中华法系与法治文明研究院研究员 杨静

  早在2017年7月,习总书记对司法体制改革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遵循司法规律,把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和现代科技应用结合起来”。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深化现代科技在司法领域的应用,加大信息化建设和应用力度,推进司法工作的信息化和智能化升级,用技术提升司法效率,推动审判执行工作全面提质增效。

  当前,在司法责任制改革的大背景下,随着国民经济有序恢复、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司法机关在为人民群众提供司法服务时,需要提升司法信息化和智能化水平,强调智慧司法,提供更多为民、便民、惠民的好措施。

  第一,提升司法信息化、智能化水平,加强智慧法院、检务建设应成为各级司法机关的重中之重。信息化技术的广泛应用,司法智能化建设已经成为推动形成开放动态、透明便民的阳光法制的重要内容。当然,在运用新技术的同时,必须充分借鉴现代信息技术所带来的新理念和新思维,积极以工作机制上的创新相配套。比如,结合司法机关现有信息资源和职能定位,进一步推动诉讼规则创新,在诉讼模式革新方面推动深化司法体制改革迈出坚实步伐。再比如,多地检察机关围绕区块链技术探索“法律监督链”、“证据区块链”等应用,这不仅加强了对办案流程的监督力度,同时也让各部门之间信息共享与信息互认更加高效、顺畅,最终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享受到实实在在的便捷与高效。

  第二,提升司法信息化、智能化水平,还应重视对司法信息化人才的培养。长期以来,多数司法业务骨干对信息化技术了解不够深入,司法机关内部缺乏对员工学习新技术的实物奖励和环境气氛。能够或者愿意对信息化应用开发和改进提出建议的使用者少,且缺乏专门的渠道。而专业的信息技术人才又因不掌握司法机关办案流程和方式,无法拿出能够解决业务“痛点”的技术方案。因此,应当注重反馈机制和用户体验沟通渠道的建立,让供需双方在信息化系统里互动起来,同时要从根本上注重司法信息技术人才的培养。理想的专才模式应当是既通晓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以及信息管理等相关技术专业知识,又熟悉司法机关各部门的工作方式、工作流程和办案要求的复合型人才。

  精准施策是解决这一符合型人才的关键。首先,鼓励司法机关加大与院校的合作,为专项工作者围绕信息化相关内容开展轮岗培训。其次,着眼长远,探索开设相关交叉学科课程,或者设置相关专业,从而契合司法信息化人才需求。最后,鼓励实务经验总结和科学研究探索并行并举的实证研究。总之,将实务和科研结合起来,将信息化建设和人才培养同步进行,开展刀下见菜、科学趣味的在职培训,健全在职培训激励机制,逐步探索专业人才培养的长效机制。

  第三,提升司法信息化、智能化水平,还要防止对技术的迷信和盲从。一方面,在推进信息化技术应用时,一定要遵循司法规律,以具体案情为基础;另一方面,还应从数据存管、技术操作、平台运行、用户权限控制与管理等方面,针对各项技术环节、技术操作以及相关主体的操作和使用行为制定完备的制度和规范要求,在高效的同时确保案件信息的数据安全和案件办理的程序规范。要在享受技术优势的同时,讲清法理、事理、情理,让裁判有温度,让法治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

  总之,人民群众的美好生活需要需以法治为保障,司法服务需要智慧支持。运用我国司法为民的制度优越性,抓住信息化发展带来的历史机遇,充分发挥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科技手段的作用,引领司法改革,提升司法效能,充分发挥司法对“六稳”、落实“六保”的保障作用,从而实现法治对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保障作用。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东数西算”工程的全面实施,能够有效匹配东西部优势资源、扩展东西部产业合作、推进东西部发展机会均等化,对于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支撑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只有坚持系统观念,才能抓住正确理解意识形态整体性问题的方法,才能对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意识形态诸要素及其结构和功能进行系统性认识。

  延续人居环境治理成果,不仅要解决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还要有利于因地制宜建立健全这项工作的长效机制,激发村庄和农户的内生动力,满足农村居民对美好环境日益增长的需求。

  在疫情防控期间,我国通过实施有效的疫情管控措施,率先在经济上实现复苏。与此同时,一系列超常规政策的出台也为经济复苏提供了重要的外部力量。

  “十四五”时期,交通运输行业要立足新发展阶段,以加快建设交通强国为目标,推动交通高质量发展,大力推进交通运输的一体化、数字化、绿色化发展。

  通过对标高标准的数字贸易规则,一方面可以为中国数字贸易发展提供新的发展空间,另一方面也为中国参与数字贸易国际规则的制定,并在规则制定中把握主动权和线

  新的时代背景下,加强和改进国际传播工作,形成客观性认识、本质性理解与自觉性认同是提升中国价值观念国际认同度的必然逻辑。

  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道义性,就体现在它强调各国在追求本国正当利益时应该兼顾他国合理关切,在谋求本国发展中应该促进各国共同发展。